亨迪药业与敏感客户关系密切引关注 一年多估值暴涨25倍为哪般?

亨迪药业与敏感客户关系密切引关注 一年多估值暴涨25倍为哪般?

亨迪药业第一大客户与第一大采购商皆来自印度,与印度客户关系密切,由于近期双边关系比较敏感,这自然引起了市场关注,而更引人关注的是,一年多以前天茂集团斥资1.8亿买来的资产,从天茂剥离并经历股改后,如今拟IPO的估值已经暴涨了25倍。

《投资者网》张伟

10月14日,原料药生产商湖北亨迪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亨迪药业”)在创业板官网披露招股书,拟募资11.90亿元,用于扩充产能和补充流动资金。

股权穿透显示,曾因斥资2.8亿元买入明代“鸡缸杯”而名噪一时的收藏家刘益谦及其家族成员合计持有亨迪药业85%的股权。在国内资本市场上,频频举牌多家上市公司的刘益谦又有着“资本猎手”的称号。

10月20日发布的《2020年胡润百富榜》显示,刘益谦家族位列该榜单第115位,其财富总额超过400亿元人民币。亨迪药业若能成功上市,刘益谦家族在《胡润百富榜》的位置或将大幅提升。

原料药销售贡献率超八成

招股书显示,亨迪药业成立于1995年12月,2020年6月完成股改。自成立以来,亨迪药业一直从事原料药和制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中原料药的销售收入在其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超过八成。

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6月(下称“报告期内”),亨迪药业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3.65亿元、5.17亿元、6.58亿元和2.94亿元,同期原料药的销售收入分别为3.10亿元、4.38亿元、5.82亿元和2.71亿元,在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84.90%、84.78%、88.375和92.06%,其余收入则来自制剂。

具体来看,亨迪药业的原料药包括非甾体抗炎类的布洛芬、右旋布洛芬,心血管类的托拉塞米、米力农和抗肿瘤类的醋酸阿比特龙、磷酸氟达拉滨、盐酸格拉司琼;制剂则包括心血管类的托拉塞米片和非甾体抗炎类的布洛芬颗粒。

亨迪药业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专注于布洛芬生产工艺的持续优化和改进,在布洛芬原料药行业的历史积累较长,导致公司存在主要产品相对集中的风险, 若布洛芬原料药因市场供给增加,导致布洛芬原料药的市场价格发生较大不利变化,将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据悉,目前国内最大的布洛芬原料药生产企业为新华制药(000756.SZ)。年报显示,新华制药2019年的营业收入为56.06亿元,同期亨迪药业的营业收入为6.58亿元。从营收规模来看,亨迪药业与新华制药的差距明显。

恐受国际贸易和汇率波动影响

除了亨迪药业和新华制药,美国圣莱科特、德国巴斯夫、印度SOLARA、印度IOL 也是目前全球布洛芬原料药的几个主要生产企业。而亨迪药业也与印度有很大的关系。

招股书显示,亨迪药业主要原料之一异丁基苯的供应商Vinati Organics Limited是一家印度公司,报告期内,亨迪药业向该公司的采购金额在其采购总金额中的比重超过20%。与此同时,亨迪药业第一大客户GRANULES INDIA LIMITED也是一家印度公司。报告期内,该公司贡献的销售收入在亨迪药业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比重也超过了20%。

此外,亨迪药业前五大客户中还有INDUKERN S.A、Teva、Sanofi等境外公司。财务数据显示,报告期内,亨迪药业境外销售收入分别为2.07亿元、2.93亿元、4.19亿元和2.10亿元,在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56.80%、56.71%、63.57%和71.38%,呈逐渐走高的趋势。有分析指出,近期发生的中印边境摩擦,可能导致中印经贸关系不稳,进而可能会对亨迪药业的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此外,亨迪药业还受汇兑损益风险的影响。报告期内,该公司的汇兑损益分别为-301万元、207万元、297万元和101万元。亨迪药业表示,人民币升值时,公司的海外销售竞争力下降;而自确认销售收入形成应收账款至收汇期间,也会因人民币汇率波动产生汇兑损益,会对公司业绩造成一定影响。

刘益谦家族持股比例85%

亨迪药业递交招股书引发关注,除了其主营业务布洛芬原料药处于市场红海外,还与该公司的实控人为刘益谦有很大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刘益谦是国内各大财富排行榜上的常客,又因频频举牌多家上市公司被称为“资本猎手”。此外,刘益谦还是知名收藏家,曾因斥资2.8亿元买入一只明代“鸡缸杯”用作私人茶具引发争议。

招股书显示,亨迪药业的前身为湖北百科亨迪药业有限公司(下称“百科亨迪”), 2019年7月,刘益谦控制的天茂集团(000627.SZ)出资1.8亿元对其进行100%控股。之后不久,天茂集团发布公告称,为更好地发展保险主业(实为国华人寿借壳天茂集团上市做准备),将旗下百科亨迪、天茂化工等公司的股权转让给关联公司上海勇达圣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勇达圣”)。

股权转让完成后,天茂集团于2019年8月启动对国华人寿的吸收合并,以期实现国华人寿借壳天茂集团上市,结果今年5月借壳失败。这种情况下,上海勇达圣回过头来于今年6月对百科亨迪进行股改,推动股改后的亨迪药业到创业板上市。

股权穿透显示,截至招股书披露日,刘益谦通过上海勇达圣间接持有亨迪药业45.20%的股权,加上刘妍超、刘雯超、刘天超和刘思超四位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亨迪药业85%的股权。据招股书披露,刘天超为刘益谦之子,刘妍超、刘雯超和刘思超为刘益谦之女。也就是说,刘益谦家族在亨迪药业的持股比例高达85%。

招股书显示,亨迪药业上市后,刘益谦家族对其持股比例仍高达63.75%,以本次IPO不超过 60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 25.00%,拟募资11.90亿元倒推,亨迪药业的估值约为47.6亿元,而天茂集团在2019年7月对亨迪药业全资控股时,只花了1.8亿元,时隔一年多时间,亨迪药业的估值上涨超过25倍。

《投资者网》就“亨迪药业的估值为何能在一年多时间里暴涨25倍、公司上市后将采取哪些措施维护中小股东和投资者的利益”等问题两度致函亨迪药业,但一直未收到对方回复。

10月20日发布的《2020年胡润百富榜》显示,刘益谦家族以400亿元人民币身价名列第115位。可以预见的是,亨迪药业若能上市,刘益谦家族新增一个资本运作平台的同时,在各大财富榜上的位置也将会大幅提升。

RIPRO主题是一个优秀的主题,极致后台体验,无插件,集成会员系统
新2体育官网_ 新2体育娱乐 » 亨迪药业与敏感客户关系密切引关注 一年多估值暴涨25倍为哪般?
友情链接:新2娱乐 hg0088.com www.hg0088.com hg0088.com www.hg0088.com hg0088.com www.hg0088.com 真人现场娱乐 视讯真人娱乐平台